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創佳作 > 隨筆
涼爽風扇沁甜瓜
發布時間:2019-06-25 10:44:03

“時間累積,這盛夏的果實,回憶里寂寞的香氣……”空調房里單曲循環著莫文蔚的這首老歌,我忍不住在鍵盤敲下的,卻是那個夏天關于風扇及西瓜的往事。

中學畢業后,我被父親安排進了村辦機械廠。新鮮感過去,我急欲逃離那個機器轟鳴,單調枯燥的環境,想到外面的世界闖一闖,當然心思就不在學技術上,幾個同時進廠的學徒工中,我是最后一個出師的。我讀了高中,找的是最好的師傅,結果竟然如此,這很讓父親抬不起頭來,對我虎著一張臉。

炎炎夏日,車間墻壁上的大功率電扇呼呼地轉,籠子中的鐵翅膀不停沖撞。有一天我正加工鑄件,灰塵很重,黑汗直流,喝水時發現電扇燒壞了,我低聲要求車間主任派人修理,竟然兩天沒動,真熱死我了。我和母親委屈地說起,父親默默抽著煙,第二天上班,就吵鬧著找車間主任,甚至拍了桌子。終于有了一個新電扇,為我帶來無比涼爽的風。

“不止你這伢子太老實了,你發狠點,也讓人家看得起噻!一技在手,吃穿不愁。”父親教誨道,話仍不多。父親是翻砂工,穿著破舊的被鐵水燒了一些細洞的工作服,花白的頭發如針扎眼。

后來我努力鉆研,勤奮做事,使車間主任對我刮目相看,我不僅帶了學徒,還站了新車床。對此父親頗為高興,說,人嘛,不要眼睛長額頭上,還是踏實點好,自己不就是這樣過了大半輩子嘛!

夏至這天,清風遁跡,太陽倒下熱流。調到銷售科的父親,和同事湊錢買了幾個今夏的西瓜嘗鮮,父親不忘在車間上班的我,左手托一塊西瓜,右手托一塊西瓜,草帽也不知戴一頂,把清甜的補償和獎賞送到我身邊,旁人幾多羨慕我。

那年我畢竟還年輕,認真上班之余,心靈之泉細細流淌,仍未放下手中紙筆,我把這件事寫進了一篇小文章。最后一段是;那小子還是辭職了,在外面跑業務,曬得黝黑,人卻雙眼發亮,干勁十足。這天,王伯吃著兒子默默遞過來的一塊西瓜,心里不知是什么味兒……

一代代父子之間,就是這樣擰巴過來的嗎?現在我父親去世了,我兒子也到了青春叛逆期,我希望做他的朋友,能理解他,如現代散文家梁遇春講的,度過“第二度的青春”。(胡劍英)

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:徐麗 徐滿萍


掌上千島湖

掌上千島湖

微千島湖

微千島湖

淳安發布

淳安發布

千島湖新聞三分鐘語音版

千島湖新聞
三分鐘語音版

千島GO購

千島GO購

媒美購

媒美購

河北时时彩走势图